現在位置 > 首頁 > 農產安心呷 > 掛保障的農產品 > 林進財的有機動物樂園
facebook分享      友善列印
林進財的有機動物樂園 發布日期98/12/2 人氣指數8051

林進財的農場生態非常豐富。   「我這裡除了牛以外,什麼動物都有。」野薑花有機生態教育農場負責人林進財說:「過一陣子我也想養幾頭牛。」這是個動物牧場?不!這個農場種菜,有機蔬菜,而這些動物就是負責吃草吃蟲,保護有機蔬菜的禁衛軍。

  這個農場很妙,一進門先有3隻狗迎接你,還有10幾種不同的青蛙叫聲互相應和,走到網室邊就可以聽到刺耳的鵝叫聲、高亢的公雞啼聲、以及沙啞的鴨子呱呱叫聲,在另一個角落,你可以看到豬羊同籠,讓你不禁想起「豬羊變色」這個遊戲,甚至還有鳥在網室裡飛。

  生態池這邊也有好戲看,母豬帶著三隻小豬,躲避發情中公豬的求歡,黑色的羊好奇地跟在豬後頭看這一幕光天化日下的A片行為。

  狗當然是看門的,青蛙呢?「吃蟲啊。」林進財說:「這裡有青蛙、樹蛙及癩蛤蟆,他們是我的夜間作戰部隊。」有些害蟲專喜歡晚上出來覓食,蛙是夜行動物,正好剋這些喜歡摸黑作惡的蟲,而且妙的是雖然青蛙要冬眠,樹蛙卻剛好是夏眠,所以一年365天都有蛙兵蛙將幫他守著菜園。

  林進財還特別為這些蛙兵蛙將在每個菜園裡蓋了軍營,他的菜園裡都挖有小水池,作為生態復育用的,青蛙就住在這裡。

種有機蔬菜四不一少

  林進財種有機蔬菜,幾近放任管理,他有個「四不一少」的原則,化學農藥絕不用,殺草劑絕不用,有害土壤的肥料(不管化肥或有機肥)都不用,不大量澆水及泡水,一少是少施肥及鬆動土壤。

  前三不很容易懂,為什麼不澆水?「作物其實需要的是水氣,而不是水。」林進財說:「我每周澆灌一次液肥,既補充了水,也施了肥。」能這麼放任管理,靠的就是他的動物軍團。

  菜園最討厭的是雜草,他派出陸軍部隊,包括豬、羊、鵝、鴨,各有分配的地區,他們餓了就會去吃草,有人可能問,豬吃草嗎?「他們效率最高。」林進財說:「他們不吃草,但為了挖土裡的蚯蚓吃,常用鼻子把草連根『頂』起。」

  害蟲也很煩人,林進財派出去的是陸海空三軍,陸軍是雞,海軍是青蛙及魚,空軍是鳥,有夜盲症的鳥負責白天班的空防任務,雞則滿地找蟲吃,青蛙是夜間的特別部隊,有時鴨子也會摻上一腳,因為鴨子是葷素不拘的。

  常有人問統領三軍的統帥林進財:「奇怪,你不用農藥,怎麼園裡沒什麼病蟲害?」林進財總會得意地指著他的動物軍團說:「因為有他們在啊。」

  林進財並不是務農出身,但小時候他就夢想要擁有一個農場,中學時期他養過鴿子、兎子及狗,也種過菜及蘭花。

農場所生的農產品都是沒有農藥的。   國中他養的是兎子,以前祖父家就有養,所以他很熟悉,他刻意養3隻,1公2母,「我有看過一本『3隻兔子可致富』,裡頭就是從1公2母開始養。」林進財說:「我養得還不錯,兎子很會生。」

  同學及鄰居看他的兎子越養越多,也想要養而找他買,「每個月我總可以有兩千塊左右的收入。」林進財說:「我常有錢可以借同學用,也常會有人還錢給我。」

  他並不是什麼人都賣,他都會先問買兔子的人:「你要養兔子幹嘛?」如果說是要宰來吃的,他死都不賣。

  國中升高中時他開始改成養鴿子,當時他同學及父親的朋友都有養,他養了一些乳鴿及孔雀鴿,他的鴿子不比賽,就是養著玩。他也養狗,後來有隻小狗病了,他天天餵牠吃藥,還把飯打成汁餵牠吃,結果還是沒救回來,這事讓他很傷心。

  種菜是國中時,他看到鄰居種菜,他也在旁邊找了塊荒地種菜,鄰居噴農藥,他也跟著噴,鄰居施化肥,他也跟著做,「那時吃了不少自己噴的農藥進肚子。」高中種蘭花,花都是朋友或叔伯輩的送的,大都是一些他們養不好或不開花的蘭花,說也奇怪,這些花一到了林進財手中,就回過魂來,株株長得茂盛不說,還拚命開花,這事讓他臭屁了好一陣子。

毒死一隻青蛙從此不用農藥

  學工程的他退伍後從事園藝造景的工作,他在自己的地上留了100多坪地做花園,有次噴農藥時,剛好一隻青蛙跳出來,當場被毒死,這事讓他很震憾,從此他不再用農藥,花園也改菜園。

  921大地震是他人生重要的一個轉折點,大地震後景氣不好,園藝造景的客戶開始計較起價格,「他們不重視藝術內涵,只要求便宜再便宜。」林進財說:「他們要是花匠,不是園藝。」一火大,他就離開了這個工作。

  在等待下一個工作的期間,他常去一個從事有機蔬菜的朋友家裡泡茶,這個朋友種菜很不順,病蟲害完全擊敗了他,沒多久菜園就荒廢了,「他既然不種了,我又沒事做。」林進財說:「我就把他這塊地租下來種菜。」

  他開始做他的有機農法試驗,例如,養鳥吃蟲,到山溝裡抓青蛙及上山撈蝌蚪來養。

養鳥吃蟲要選嘴巴尖的

這裡的動物是最好的除蟲部隊。   「鳥不能亂養,要有選擇。」林進財起初去買放生鳥來養,包括綠繡眼、石鸚哥等,也到山上抓鳥,結果開始養不久後發現,他的玉米田的玉米都被鳥吃了,原來石鸚哥嘴巴是勾的,吃素,玉米穗的皮都會被他的嘴巴勾掉,其他鳥一看香甜的玉米就在眼前,都過來吃,一園子玉米都毀了。

  「要找嘴巴尖尖的。」林進財說:「這種才會吃蟲。」

  幾年下來他對有機農法越來越有心得,就租下台中大里工業旁的一塊荒地,開闢了「野薑花有機生態教育農場」,在這裡建立了動物軍團,種了很多又大又好、有賣相又好吃的蔬菜。

  園裡野薑花並不多,只在辦公室旁邊有幾叢,那為什麼取名為野薑花呢?「野薑花生命力強,耐乾旱,不怕泡水。」林進財說:「花可以吃,又可以觀賞,葉子可以包粽子,殘株又能當綠肥,再有機不過了。」

  林進財的農園就像野薑花一樣,沒有廢物,什麼都可以用,「動物的糞尿就是天然的肥料,直接下在園裡;動物的毛也是肥料,可以做堆肥;採過菜的殘株也是不錯的綠肥。」林進財說:「用自然的方法種菜,特別好吃。」

回上方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