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 首頁 > 環保總動員 > 守護水圳愛家園 > 八堡圳:台灣第一個水利工程師施世榜
facebook分享      友善列印
八堡圳:台灣第一個水利工程師施世榜 發布日期98/9/23 人氣指數10929

 八堡一圳及八堡二圳的取水口  將近300年前,清朝的兵馬指揮使施世榜望著如萬馬奔騰的滾滾濁水發愁,他想把濁水溪的水引來灌溉東螺堡,卻都引不成,直到一位不知名的「林先生」傳授他導流工秘法,才成就了八堡圳,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秘法就是「笱」。

  笱又稱為籠子篙,是用木條或桂竹編的類筍狀的方型或圓椎型壩籠,高4~12尺不等,將它放入水中,再裝滿石塊,幾百幾千個笱排起來,就變成人工攔水堤,攔堵水流,導引河水入圳。

光復之初老一輩靠做笱增加收入

  對彰化二水老一輩的人來說,笱這個字代表了很複雜的意 義及情緒,因為有笱,才能開出八堡圳,才能有水灌溉田地, 也因為有笱,所以在濁水溪做大水時,能把洶湧的溪水擋在笱外頭,更因為學會怎麼做笱,所以在台灣光復之初,做田收成只能餬口時,二水人靠著做笱的本事,才能增加家裡的收入。

  今年72歲的做笱老師傅鄭明政就親身經歷了這樣的年代。

  「20幾歲就做這個。」鄭明政說:「家裡雖然有種田,但收成繳租稅後,只夠自己吃。」當時二水很多人都會做笱,靠著一天20元的工資,一路做到現在。

八堡圳邊的綠美化景象   所謂做笱,除了編籠子篙外,還要下水放置笱籠,並在籠中裝石,這可是一個極耗體力又要有極好水性的工作,「常常要在水下做,所以閉氣功夫要夠強。」鄭明政說:「我看過最強的師傅可以閉氣工作1分多鐘,我大概只能閉氣50秒左右。」這個閉氣可不是閉氣不做事,而是要在水中行走,安置笱籠,這在平常風平浪靜的水中就已不容易,更別提是在水流湍急的濁水溪中。

  有時水太深了,還得揹著氧氣筒去做,相當辛苦。

  裝笱籠的石頭不能太大,卻也不能太小,「原則上以一個人可以扛得動為主。」笱籠裝滿石頭有數千斤,「在放的時候通常要10幾個人,通常是前面5個人,旁邊兩個人,尾端4個人。」

  在大型機具還不發達時,做笱這種體力及技術成分都高的工作,案子不少,只要跟水有關的工程都會找到他們去,他曾經忙到連著一個月隔日才能睡一覺,有一半的日子必須熬夜趕工。

  「做這行業很危險。」有次他上山去做笱,帶著竹子走山路過溪流,那時衣服都綁在頭上,免得下水弄濕,結果一個不小心連竹子帶人滑入水中,頭上的衣服全被沖走了,內衣內褲也全濕了,包商趕快下山買了衣服給他們,鄭明政說:「我們是搭員林客運的車子來的,如果沒有買衣服來,就得光著身子坐客運回家了。」

  到了現在仍有些地方要用到做笱的技術,前彰化水利會二水站站長劉傳裕說,雲林水利會林內管理處最這是林先生教二水人做的笱,裡面放進石頭,置入水中,就可以攔阻水 近還有在用這個方法做。

大型機具無法去得靠老技藝

  劉傳裕說,通常在地質較差,大型機具無法去地方,就得用這個方式。

  但畢竟會用到的地方很少,所以做笱已成為一件瀕臨絕種的老技藝,鄭明政說:「我今年還沒有開張。」就算去年,做的也不是為了工程用,而是展示用的。

  「整個二水,我看大概只剩3、4個會做的師傅。」劉傳裕說:「雲林也還有幾個。」

  二水人對這個不知真實姓名為何的「林先生」是極其感恩的,因為他不但幫八堡圳成功地引進濁水溪的水,而濁水溪的黑濁色的水又真的幫助了二水的農業發展。

  這話怎麼說?關鍵就在黑濁二字。濁水溪的水帶有很多的泥土沖刷物,劉傳裕說,裡面有黏土成分,用這種水灌溉對作物很好。

  主要是這種成分保水性佳,一般狀況灌溉後兩天田就乾了,但用這種水,5、6天還沒乾,就可以減少灌溉次數,而且耐肥性佳,一次可以施肥5公斤土壤也不會鹹死,這樣又可以減少施肥次數。

林先生廟的匾額   林先生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到現在為止,除了傳說,還是傳說。

  傳說在施世榜開好八堡圳,卻引不來濁水溪水而束手無策時,懸賞一千兩黃金求助,林先生出現助他脫困,問到他名字,他只說:「叫我林先生就好。」第二天就不知去向了。

  也有另一個傳說是老先生不知去向後,在八堡圳分水門附近發現老先生常穿的布鞋,放在兩棵樹木間,二木為林,所以才稱老先生為「林先生」。

  還有一個說法是他是明朝遺臣,從事抗清復明運動,所以不肯透露姓名。

  但無論如何,二水人是很懷念他的,所以幫他蓋了一座林先生廟,供奉林先生的牌位,以及開鑿八堡圳的功臣施世榜及黃仕卿。

回上方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