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 首頁 > 環保總動員 > 守護水圳愛家園 > 清代台灣南部最大水圳 曹公圳
facebook分享      友善列印
清代台灣南部最大水圳 曹公圳 發布日期98/9/23 人氣指數8948

  走出鳳山火車站,就走上了「曹公路」,走到光復路,有個「曹公停車場」,再往前走,左邊是「曹公曹公圳旁的澄瀾砲台 國小」,右邊是「曹公廟」,曹公二字深植在鳳山人的生活中。

  在曹公廟,可以看到祖孫三代一起來膜拜的場景,阿公跟不太知道曹公是誰的孫子說曹公的故事。

 「曹公是誰?」阿公說:「就是開曹公圳的清朝知縣曹瑾,鳳山能繁榮多虧有他。」小孩子點頭如搗蒜。

  在曹公廟,也可以看到小學生拿著暑假作業,比對著廟裡的曹公像,曹公碑及各式各樣的匾額,兩個五甲國小的小女生東看看、西看看,邊看手上的暑假作業簿上畫的曹公廟,把曹公廟裡裡外外地研究了個透徹。

不僅是灌溉水圳也是護城河

  曹公廟後就是曹公圳,並有個「平成砲台」,對過去的鳳山人來說,曹公圳讓他們生活變好,砲台讓他們不受盜匪之擾,而曹公圳不但是提供灌溉的水圳,也扮演護城河的角色。

  曹瑾是個奇人,就算當官,也是個很獨特的官。清朝道光13年派任閩縣時,轄下旗當地人迎神祭拜祈雨,很多大小官吏也跟著拜,只有曹瑾不拜,種種特立獨行的作為,讓他被派到台灣這個盜匪多、土地收成又不好的地方。

  或許他要感謝台灣府知府熊一本,在他到任後,他傳授了很多治理縣政的方法,例如「弭盜」、「足食」、「水利」等,曹謹都聽了進去。

從平成砲台砲口看曹公圳   他到任時,剛好鳯山做大荒,前一年的大旱讓農作物收成很差,民飢盜起,很不安定,曹謹一到鳳山馬上下鄉巡視災情,他看到的是綿延百里乾得龜裂的田,以及餓得不成人樣的飢民,但他也看到希望,他在下淡水溪(今高屏溪)看到了水,現在的問題就只差在怎麼把水引到鳳山。

水圳完工窮鄉變糧倉

  曹謹是河南沁陽市人(當時稱河內縣),那是個從漢朝時就已有很具規模水利設施的地方,開圳引水曹謹在家鄉看了很多,在鳳山他就依樣畫葫藘,從九曲塘旁的下淡水溪引水到鳳山,幾千甲原本一年頂多一期作的看天田,有了穩定的水源供應後,馬上變成一年二期作,從窮鄉僻壤馬上變成南台灣的糧倉,鳳山馬上繁榮了起來。

  開曹公圳還有個「曹謹智鬥龍母」的傳奇故事。

  曹謹剛要開圳時,鳳山地區的農民大部分是反對的,因為他們怕開圳會壞了風水,一向不信邪的曹謹自己帶著工人施工,做到鳳山縣城北門附近的赤山庄時,出了狀況。

  知道澄清湖嗎?以前叫大貝湖,旁邊原本有個小貝湖(現已填平),在曹謹當鳳山知縣時,它們的名稱分別為大埤及草埤仔,當地的傳說是大埤住著龍母,草埤仔住著龍子,這對母子負責守護赤山庄的龍脈。

  傳說曹謹命令工人從龍喉部位開始施工,連著幾天每天挖過的地方,第二天都被填了回去,曹謹聽到這怪事,到現場視察,一點頭緒都沒有,無計可施下,他叫人找來一個乞丐,派他晚上留在工地守夜,半夜時他聽到水中有哀嚎聲,那是龍子向龍母求救,怕水圳一挖好,他們母子就沒有藏身之地了。

曹公廟供奉的曹公像   為了讓龍子安心,龍母跟牠說:「別怕,我有法術可以動員萬人神力填平。」龍子仍然不安地說:「萬一妳的法術被破呢?」龍母說:「除非他們在挖過的地方放銅針跟黑狗血,否則誰也破不了。」乞丐回報曹謹,曹謹依法施行,第二天地上有一大灘血水,從此開圳工程未再有波折。

  當然,神怪故事總也是要有個自圓其說的結尾,龍脈被破,曹公圳建成,繁榮了鳳山,但赤山庄連著發生幾次災疫,庄民陸續離去,赤山庄也沒落了。

  曹謹修曹公圳並不是一次完成,1838年動工的是曹公舊圳,從九曲塘引下淡水溪的水,建了44條水圳,灌溉面積是2,549甲,但曹謹認為這樣還是沒能完全解決缺水問題,所以在1842年再開曹公新圳46條,增加灌溉面積2,063甲。

  曹謹雖然是河南人,但在鳳山人的心中,他也是鳳山人。

回上方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