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 首頁 > 環保總動員 > 生態圈裡的阿兜仔!外來物種對環境、產業的影響 > 外來種的應用
facebook分享      友善列印
外來種的應用 發布日期108/12/18 人氣指數141

10月至隔年2月是小花蔓澤蘭的開花期。  外來入侵種對生態、經濟和人體的負面影響不勝枚舉,但在其中,仍有少部分入侵種的應用是有效益的。流入溪流成為生態殺手的吳郭魚,原來即具有經濟價值,在研究人員努力下,研發成臺灣鯛,成為國內重要養殖魚種;另外小花蔓澤蘭也被研發可製成防小黑蚊的防蚊液。但即便有正面的效益,仍無法扭轉對臺灣自然環境強勢入侵的結果。

  根據2017年農委會漁業統計年報,我國吳郭魚年產量61,711公噸,產值27億7,386萬元。吳郭魚原產於非洲,1946年由二戰時期被日本徵調至南洋的臺籍兵吳振輝和郭啟彰兩人自新加坡引入臺灣,放養後迅速繁殖分佈於臺灣各地。1949年臺灣省政府農林廳正式發布將此魚命名為「吳郭魚」,被視為優質蛋白質,開始推廣。

  臺灣鯛協會執行長、嘉義大學水生生物科學系助理教授郭建賢說,吳郭魚屬廣鹽性,淡水和海水中都能存活;雌魚產卵後將卵放嘴中孵化,仔魚生存率高,加上不用吃太好的飼料,換肉率又好,因此成為重要經濟魚種。郭建賢表示,目前吳郭魚商業養殖都是養全雄性的,因為雄性換肉率幾乎是雌性的兩倍,加上環境中有雌魚在,雄魚會把能量都花在挖洞築巢等求偶行為上,影響換肉率,因此養殖都養全雄,即使遇到氾濫或水災溢出到野外自然環境,也不致大量繁殖。

吳郭魚生命力強,在淡水和海水中都能生存。  郭建賢指出,目前全臺各地的水域幾乎都有吳郭魚出沒,當初推廣時沒有想到外來入侵種防治的問題,加上放養的種類繁雜,早已沒有辦法清除。但他指出,吳郭魚成為臺灣野外自然環境的強勢魚種,除了吳郭魚本身的生命力旺盛、繁殖力強,非常適應臺灣環境之外,更重要的是,數十年來臺灣的自然環境受到人為破壞、水質越來越差,臺灣原生魚種對水質要求較高,在受汙染的水質中難以生存,進而加強了吳郭魚的生存優勢。

  郭建賢說,吳郭魚怕冷,水溫低於攝氏20度的環境就少見,但也只是活動力降低,並不會死。臺灣自然的溪流河川水溫約攝氏20至22度,但隨著開發破壞,少了樹蔭遮蔽,水溫上升到攝氏26至28度,變得有利吳郭魚生存。因此郭建賢強調,是臺灣自然環境變差,人為破壞太嚴重,才讓外來的吳郭魚變優勢物種,如果環境改善,讓原生物種回到溪流生活,是有可能抑制吳郭魚的族群發展,恢復生態多樣性。

 吳郭魚被引入原因是因為它的經濟價植,但是到野外後卻造成生態危害。 吳郭魚在戰後物資缺乏的時代,被認為是便宜的蛋白質來源,但料理後仍有明顯土味,因此當消費者經濟改善,有其他水產品選擇後,吳郭魚的內銷市場逐漸下滑。經過產官學的多年努力,改良品種,並提升養殖管理技術,2002年農委會漁業署正式將吳郭魚重新命名為「臺灣鯛」,並邀集國內專家學者共同訂定臺灣鯛良好生產規範,包括魚苗種系的認證、養殖管理的認證及運銷流程的認證,搭配加工製程認證,符合上述規範,才可稱為臺灣鯛。

 

  小花蔓澤蘭原產於中南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是一種攀緣性藤本的外來植物, 1986年最早在屏東縣萬巒有小花蔓澤蘭的採集紀錄,隨後逐漸蔓延擴展,現在已廣泛分布在臺灣地區中、南及東部的低海拔林地、農園和荒廢地。

  農委會特生中心低海拔試驗站站主任黃士元說,小花蔓澤蘭的無性繁殖能力很強,蔓莖接觸土壤,每個節都可長出根及新芽,節跟節之間也能長出不定根,加上種子會飛散難以控制,快速散播蔓延,不論果樹、庭園樹或山林裡的樹木,都可能被小花蔓澤蘭攀爬生長,快速覆蓋,影響樹木進行光合作用,長期下來,樹就衰弱了。根據林務局統計,2001年調查小花蔓澤蘭在國內的危害面積達5萬1852公頃,在中央與地方政府攜手合作經年累月防除下,2018年底調查面積剩餘5132公頃。

小花蔓澤蘭有生態殺手、綠癌的稱呼。  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兼系主任盧崑宗研發,把小花蔓澤蘭乾燥一週,氣乾到含水率15%後,放入機械窯中加熱到600度,冷凝後成為小花蔓澤蘭醋液;醋液含有焦油,聞起來有「燒焦味」,因為含氮成分高,可防小黑蚊。雖然研發應用,但黃士元坦言,和每年政府所移除的小花蔓澤蘭的量相比,用來製作防蚊液的量很少,防治小黑蚊有其他更好或成本更低的辦法,因此難以被大量利用,要有效抑制外來入侵種仍應做好防治工作。

 

受訪者:嘉義大學水生生物科學系助理教授 郭建賢
    特有生物保育中心低海拔試驗站 黃士元主任
    中興大學森林系 盧崑宗教授
審稿專家:前林業試驗所副所長 趙榮台博士

圖片來源:林務局、漁業署 魚蝦貝類網

回上方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