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 首頁 > 產業最前線 > 地理資訊 農業大哉問 > 農業航空攝影~一萬英呎的視界
facebook分享      友善列印
農業航空攝影~一萬英呎的視界 發布日期101/11/5 人氣指數7627

團隊同仁深知航攝影像對災區救援的重要,以爭時間搶效率為優先  民國 98 年 8 月 14 日,莫拉克風災後一星期,當天雖有雲霧,連日雨勢總算稍歇。農航所航空攝影團隊趕緊出動,搶時間飛到南台灣上空,希望把災區的影像拍回來,提供給救災單位使用。

 「有雲好像拍不出全貌?」計畫管制課李茂園技士翻著照片解說:「每天有雲的位置不會一樣,如果拍得夠多,或許可以拼湊出概況。」

 王韻皓課長接著補充:「有些災區失聯,原先的道路被沖毀了,有了空拍照片,救災人員可以研究如何開路及救災,早一點幫助到災民。」

 正因知道航攝影像對於全盤瞭解災區具有重大意義,所以災情一傳出,整個團隊緊急待命,只等天公肯作美,立刻把握時間出機。

 

 

拍照得和老天爺搶時間、搶天氣

 航空攝影團隊,每年會幫農糧署拍攝兩期水稻耕作面積、幫林務局拍攝國有林班地以利森林資源調查、協助經建會執行國土資訊系統計畫,然而一旦發生天災,則以拍攝災難現場為優先。

 農航所的航攝團隊,包括空照人員和資料處理人員共 11 人,出勤時,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也有 7 位飛航人員共襄盛舉。天氣的瞬息萬變,這群人比誰都清楚,因為他們執行任務,得看老天爺臉色。

 清早才確認過天氣晴朗,飛越嘉南平原後,雲霧卻開始變厚,這是常有的經驗。出機一趟不容易,油錢和時間都不容浪費,所以團隊會事先規劃備案,萬一甲地氣候不佳,就轉至乙地拍攝,設法不要空手而回。

 上午 10 點鐘之後,高空易有雲層,因此空照人員的行程從一大早開始安排。 6 點鐘不到,大家已抵達台中水湳機場集合,這時來自農航所的兩位空照人員,會聯繫氣象局和民航局,判斷今天適合飛哪裡,同時聯絡高雄岡山空軍官校,詢問例行訓練的時段和範圍,航攝計畫最好避開他們;來自空勤總隊的駕駛,則開始查詢當天哪裡有演習、是否會做火砲射擊。

  7 點鐘前把一切查清楚,全體召開任務提示,敲定飛行路線和飛行高度,然後趕往清泉崗。 8 點左右,機工長做飛機行前檢查, 8 點半起飛。一同上飛機的,通常有兩位空照人員、正副駕駛和機工長。

這將近1/3個台灣的航攝影像,大力協助了莫拉克風災後地面搜救工作的進行  正常情況下,大約 9 點鐘來到台南山區,如果有雲還能勉強拍,一位空照員負責拍照,另一位負責觀察氣候並和駕駛溝通,儘量避開雲再拍,但若遇到下雨,就真的拍不成了。

 一架飛機加滿油,大約可以飛 4 小時左右,有時遇到難得的好天氣,空照人員拚命拍,駕駛也會成全多飛一下。李茂園笑著說:「我們覺得拍越久越好,在沒有油之前飛回去就好,可是飛行員受的專業訓練是,在飛機降落時最好儲備足夠飛到下個機場的油量,那才是安全的做法。」

 從上午 9 點到下午 1 點,幾乎都是拍攝的時間,拍完返回清泉崗加油,也讓機工長檢查一下飛機, 2 點多大家才抽空吃個「戰鬥飯」;萬一遇上緊急事件,連用餐時間都得省下來,空照人員必須扛著 3 顆共 60 公斤重的硬碟趕回辦公室,把檔案從中拷貝出來,在 4 點鐘之前趕到台中高鐵站,託人把資料送回台北。

 負責資料處理的同仁在農航所裡待命,他們往往得加班到 11 、 12 點,把檔案處理成有座標的正射影像,下班後讓機器通宵運作,隔天一早就能送給長官和救災單位。

飛機和攝影機,隸屬不同單位

 團隊光有人還不夠,航空攝影,顧名思義,要有航空器,也要有攝影機。

 八掌溪事件後,全國的航空器歸空勤總隊統籌管理,本來屬於農航所的兩架攝影飛機也交出去了。這兩架飛機分別是 67 年次的「 Beech-200 」和 83 年次的「 Beech-350 」,他們年紀雖大,但身經百戰,支援過很多災情的航攝。

 航空攝影機也有 2 台,它們隸屬於農航所,各自重達 200 公斤,相對於那 2 架定翼機,它們的年紀簡直是小夥子,「 DMC 數位製圖相機」是 96 年次,專長是抓住瞬間畫面;「 ADS 空載數位掃描儀」是 97 年次,專長是連續攝影不中斷。

 「我們的飛機很特別,機腹開了一個洞。」李茂園比了約兩尺長、一尺半寬的大小:「把攝影機安裝在這,才能朝下垂直拍攝。」

 支援莫拉克的攝影機是「 ADS 空載數位掃描儀」,它的檔案可以比較快轉出來,畢竟這批救災照片很急;而飛機,因為只剩「 Beech-200 」,當然得請它出勤。至於「 Beech-350 」呢?在修理,從 98 年 6 月停用到 99 年 8 月。

出機前,老飛機還在漏油

載著精密航空攝影機的「Beech-200」飛機,時常與老天爺搶時間起飛服役  「 Beech-200 」年紀大了,飛行時數有 6 千多小時,聽說還會漏油,這是真的嗎?

 「嗯,是有漏油的問題,一直修不好。」李茂園的口氣太鎮定,彷彿漏油沒什麼關係。那麼,平常都飛多高呢?

 「平地至少要 8 千 6 百英呎,山區則不一定,幾乎都超過一萬英呎,最高會到兩萬英呎。」

 除了漏油,但願沒有其他毛病。「嗯,會洩壓,也是修不好,還好飛機有自動補壓的功能。」他又語出驚人:「可是有時會補過頭。」

 

 

 

不敢喝水、長期憋尿已變成習慣

 來聊聊比較有趣的話題,比方說,尿尿。

 養生之道,每天早起要喝一大杯水,這一點,空照人員永遠做不到,因為從起床開始,得控制自己的飲水量,早餐也只吃一點點,要不然上飛機會很麻煩。

 如果上飛機後很想尿尿?李茂園說沒辦法,只能痛苦地憋著,設法做其他事情來轉移注意力,等降落後再衝去廁所。

 不敢喝水、長時間憋尿,原來空照人員除了冒險,還得忍受這些。

 從一萬英呎的高空往下看,什麼都顯得渺小。記得莫拉克過後第一次出勤,飛機來到中央山脈附近,李茂園和夥伴都傻眼了,連人都不會走進去的原始林,竟然也崩塌了,這是何等嚴重的天災!一般的堰塞湖,以前在空中俯瞰,只有一張郵票大小,而太麻里溪上游的堰塞湖,颱風後卻像是郵票的幾十倍大!

 撇開災難不提,其實樂趣仍多。 5 月初,李茂園在飛機上發現梨山頂白白的,駕駛飛過去一看,竟然是白色殘雪,那畫面讓全機的夥伴好雀躍,直呼驚喜。

 去年,「 Beech-200 」共出勤航空攝影一百多架次,拿到阿甘協力獎的榮譽,大家都說該算它一份。在農航所航空攝影團隊眼中,不管它隸屬哪個單位,都是永遠的寶貝。

(圖文引用自《農政與農情》∕ 101 年 1 月第 235 期∕一萬英呎的視界~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航空攝影團隊)

回上方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