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 首頁 > 農村兒童故事 > 小間書菜小頑童 > 宜蘭深溝-小間書菜裡的農村少年
facebook分享      友善列印
宜蘭深溝-小間書菜裡的農村少年 發布日期:104/9/8 人氣指數:3386
  喜歡觀察生態的權祐,常將撿到的蟲帶回家,成為店裡最特別的擺飾。今年的夏季來得早,宜蘭員山鄉深溝村早在五月就吹起了略帶溼氣的初夏微風,綠油油的水稻田隨風擺盪,清晨五點,天光未亮,水涼田土溫暖,九歲的江權祐已經跟著爸爸江映德來巡田。

  他並不特別喜歡農事,但自然節氣的變化同時改變了他的生理作息,四、五點自然轉醒,跟著爸爸到田裡,有時拿著小鐮刀割雜草,有時撿拾福壽螺,忙碌一會兒,他會回家簡單收拾,再去上學,有時直接在清泠的水圳裡洗淨雙腳,直接到學校去,他往往是第一個到校的學生。

  小學一年級來到深溝村生活,權祐短短三年就忘光了城市生活的記憶,他喜歡在農村生活,空氣好,生態環境豐富,「以前我的視力只有1.0,現在變成1.5呢!可以看得比較遠,大概是這裡環境很好的緣故吧。」小間米袋上的提字與圖畫,都出自權祐之手。

  媽媽彭顯惠所經營的小間書菜,賣爸爸種植的無毒稻米、鄰近友善小農的蔬果,還有新書、二手書,是這個小農村裡難得一見的「書店+農產直賣所」,每天早上十點開門後,媽媽整理農人送來的蔬果,這些菜除了被送進深溝與內城兩間附幼作為營養午餐的食材,也在店內販賣,爸爸則到穀倉搬來當日要寄出的米,那米袋上的鷺鷥和「小間米」三個字,都出自權祐之手,不知道為什麼,媽媽特別喜愛他寫的字,常常把他的字和畫用在產品包裝、網路宣傳圖上,「如果可以幫上店裡一點忙,也不錯啊!」

  小間書菜門口停的那輛黃色腳踏車,是和權祐形影不離的愛車,媽媽常形容他沒有時間觀念,但是沒辦法啊,只要騎上腳踏車,帶上個水桶,就好玩的不得了,有時候到水溝摸蛤仔,讓媽媽晚上煮成湯,有時候發現鄰人不太理會的龍眼樹、芭樂樹結了果,也可以摘幾顆帶回家。最神秘的寶物,是意外發現的幾朵小木耳,權祐小心翼翼的摘下,拿到店裡「賣」,雖然媽媽看起來有點苦惱,最後還是花了五元買下來。 只要騎上腳踏車,權祐隨時都可以開始一場冒險。

  有時候權祐也會到田裡幫忙,賺一點自己的零用錢,比起補秧,他更擅長撿福壽螺,「我從書裡讀到,福壽螺是來自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是很強勢的外來種,不除掉會吃農作物,牠們有時爬在稻梗上,休息時又鑽進土裡,如果不想用農藥,就要用手慢慢撿。」撿到福壽螺後必須將其丟到田埂踩死,權祐起先覺得噁心,都由爸爸幫忙踩,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件事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難了,最高紀錄他一個人一天撿了二十幾斤呢!那寶貴的零用錢,爸媽不大干涉他怎麼花,他常去柑仔店買些便宜零碎的小玩具,拿了紙箱裝著到學校玩。

  在其他人眼裡,權祐看起來是很有想法的孩子,沒太多機會接觸3C產品的他,隨時都沉浸在自己的遊戲裡,其實權祐根本沒思考過自己和其他城市孩子有何差異,他只是很能幫自己找樂子,一輛腳踏車就能四處探險,一根樹枝東撥西找,就能多認識一隻蟲,一條水溝裡的魚蝦蛤仔,就夠他玩上大半天。偶爾追趕逗弄院子裡養的蛋雞,是權祐小小的娛樂。

  權祐不知道正在上映的熱門電影,也不知道最熱門的線上遊戲,但他知道小間書菜旁的空地,那爬滿的的綠藤嫩葉是地瓜葉,也知道那十二隻蛋雞如何一天天長大。他知道冬天吃不到絲瓜和小黃瓜,夏天沒有番茄、沒有大陸妹,但有多汁多水的絲瓜、蒲瓜。

  而且其他和爸媽一樣來到深溝村種田的歸農青年,為他帶來了豐富有趣的體驗,有時是玩自己設計的桌遊,有時上山,有時溯溪,也野炊煮泡麵,還救過落水的小鳥。

  但權祐也有剋星,就是小他六歲的妹妹鳳梨,「她常常來欺負我。」雖然談起妹妹就一臉苦惱的模樣,但在其他人眼中,他其實對妹妹愛護有加,幫忙洗澡、綁頭髮、煮碗麵墊肚子,當爸媽因為稻田收割碾米,忙得不可開交時,他靈機一動,將小推車放在大推車上,再橫倒一張圓凳,墊上米袋,讓妹妹可以舒適的坐在圓凳椅腳裡,他則坐在大推車上,雙腳滑步前進,這個新發明的遊戲方式逗得妹妹樂不可支。當爸媽在穀倉裡忙碌時,權祐利用推車和圓凳,組成臨時便車,這個新發明的遊戲方式逗得妹妹樂不可支。

  權祐和爸媽有一個小小的秘密,沒有一起搬到農村生活的阿公,還是會操心他是否有好好讀書,常問他考試成績,知道權祐考第十名後,安心許多,但權祐沒有告訴阿公的是,農村的學校很小,小到一個班只有十三人。

  不過競爭力什麼的,實在不需要太擔心,因為沒有人是一直走在規劃好的道路上,誰又曾想過,當工程師的爸爸和當設計師的媽媽,會帶著他和妹妹來到農村生活,當起了農夫和書店老闆呢?未來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權祐還有很多時間慢慢摸索呢!
回上方 回上一頁